chongyang

忙疯了!!!头像自己画的,不要抱,天啊,为什么要抱这种辣眼涂鸦……
-
世界上有两种宝藏:捧哏的王杰希、一本正经的叶修(?)

须臾 11

*踩点的恶性循环(…

-


气氛一度有点尴尬。
叶秋的语气微妙:“你说出这话不害臊吗。”
王杰希诚实道:“不。”
材料一人一半,王杰希拿走了那只翡翠龙,此刻,小龙正站在魔道学者的臂弯上,看着两个人面面相觑。
叶秋:“这么说吧,事情有点复杂,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王杰希问:“为难你了?”他皱眉,“如果是我的原因,我很抱歉。”
叶秋无奈:“哎哟祖宗,你怎么还纠缠上了。”
他蹲在地上捡材料,魔道学者只能看到对方的帽顶。神枪手说:“没错,是家里的事,和你有关,明天或者后天你就知道了。”
他补充了一句:“不出意外的话,我明天就回来。”
王杰希:“意外?”
叶秋:“对,意外,所以你先别跟队里说。”
王杰希说:“早点回来。”
这一句话之后,好像又没什么可叮嘱的了。
叶秋显然不打算在游戏里细说,而此刻,无论对方遭遇了什么麻烦,王杰希都没有办法、甚至没有充分的立场和底气去介入,只能等待叶秋主动摊牌。因为正如叶秋之前所指出,他对叶秋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难道真的要查户口。王杰希沉思。
魔道学者和神枪手跑过原野,远处还有一些龙群,但是两个人无意清怪,便绕开,沿着新地图走了一圈,去山脚下各自回城了。
“绿龙平原的等级果然比较低,不知道boss是什么,估计强度也不大。”叶秋说。
“这两年神之领域更新地图的难度分布得比较均匀,是个好事,方便照顾不同水平的玩家。”王杰希说。
“是啊,不过绿龙平原的怪物分布有点贫瘠,之后说不定会在这里开个多人高级副本入口。”叶秋笑笑,“微草有没有兴趣和嘉世刷本?”
王杰希:“你的老板有说过你不务正业吗?”
叶秋:“哪儿会啊,他都是说我太务正业了。”
神枪手潇洒地挥了挥手,消失在回城的光芒中。
魔道学者原地站了一会儿,思考自己是不是无意中踩了嘉世的痛脚。他又想到第六赛季决赛之前,在酒店门前看到的嘉世老板和队长的单方面争执。
王杰希摇摇头,点开了回城。
叶秋和王杰希活动的主城不同,魔道学者又回到那个偏僻的仓库。仓库的一楼其实是一个烟花店,戴着三角帽子的店主长年坐在一楼,只卖一种烟花。要是现实中,这店早就倒闭了。
魔道学者回到落满灰尘的二楼,把肩膀上的小龙取下来,放在架子上,仓库自动收入。魔道学者点开仓库页面,把小龙寄给王不留行。
王杰希登上王不留行,走到仓库架子前,才发现自己的仓库里居然存着不少东西,可能都是出道之前存的了。
王杰希切换第三方视角,打量了一下王不留行。王不留行一身银装、微抬下巴、面无表情,肩膀上趴着一只软软的小龙。真的有点奇怪,就好像全副武装的战士,肩膀上偏偏趴了一只猫崽。
叶秋为什么会觉得搭配?
不解之谜。王杰希摇头,把仓库列表往下拉,却看到最底下的格子里还存着四个烟花。
王杰希突然想起绿龙平原的夜空,群山拱卫着夜幕,抬头望,一览无遗,本该是最适合放烟花的地方。
王不留行翻窗出门,爬到屋顶上,咻地放了个烟花,天空中炸开流萤一样的红色光雨。
王杰希截了个图,随手发在选手群里。
“……”
“……”
“…………大晚上上线放个烟花?”
“怕不是闲出毛。”
“冠军队队长的嚣张,不服来打”
“上面那个不要代表微草发言,你们不懂魔道学者的情怀!”
选手群消息刷得飞快。王杰希扫了一眼选手群,叶秋没有说话,王杰希心想他大概是看到了,于是便满意地下线去。

第二天,叶秋没回来。
王杰希心里记着那个意外,晚上给叶秋发了条信息。叶秋回复没事,明天就回来,机票买好了。
王杰希问需要接机吗?
叶秋斩钉截铁:“不需要。”
王杰希:绝对有问题。
虽然心里这么作出了判断,但是王杰希遵照约定,第三天没有去接机。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个“问题”嗙地砸到了他面前。
王杰希站在楼下,和两个人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人是嘉世队长,另一个人和嘉世队长长得一模一样。
嘉世队长随意地介绍:“这是我弟弟。”
王杰希面上不显,但还是礼貌地握了握手:“你好。”
“你好。”对方文质彬彬地说,“不用多礼,我本来不想见你的。”
和叶秋一样难缠的家伙。
王杰希瞬间判断,刚提起了一些警惕,就眼睁睁看着嘉世队长一巴掌盖在弟弟的头上,“怎么跟人说话的?不是你自己说要过来看看的吗?”
难缠的家伙:“……”
王杰希:“……”


叶修原本是打算第二天就回h市的,然而家里并不同意,并且在第一天就扬言要把他关起来。
叶修:关就关,以前你也关,我一样翻窗跑路。
虽然这么说,但是这么大个人了,爬窗跑路还是很丢脸的。叶修去和叶父详谈,去之前拜托叶秋先帮忙把机票买了。
叶秋:“要是谈崩了怎么办?”
叶修:“还能怎么办,帮我逃跑呗。”
好在似乎一切顺利,叶秋早上开车送叶修的时候,屋子里静悄悄的,叶父在内厅喝茶,一声不吭,招呼也不打。
叶秋心想要是不想送叶修出门,待在房间或者后院里不就好了。
然后他又想起内厅是能听见走廊脚步声的,从楼梯上下来,穿过走廊,穿过门关,最后咔哒一声门锁扣上——这就是一个人离开家的声音了。
车里气氛一时沉闷,叶秋忍不住问叶修:“爸跟你讲了什么?你真说服他了?”
叶修原本正开着车窗抽烟,闻言一哂:“说服什么啊?爸完全想岔了。”
叶父与叶修展开详谈的中心思想如下。
叶秋跟我说的出柜那事儿,根据我对你的了解,我认为这是在试探我。
叶修:是的是的。
但是我认为你醉翁之意不在酒,你不是要搞出柜,而是要搞大事。
叶修:是的……啥?
叶父咔地把茶杯盖上,严厉地说:“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不回家?”
叶修:……
叶修:不,这个倒没有。
“那就好,”叶父冷冰冰地说,“电竞圈子的利益再好看也一样,打游戏终究不是正途。”
叶修笑笑没说话。
听了转述的叶秋说:“完全不是在一个层面上沟通啊……”
叶修诚恳地说:“爸大概还没转过弯儿来,等他反应过来,我就先跑远点,辛苦你受着了。”
叶秋:我也跑行吗。
叶修把烟头掐掉,心里想这次突然喊回来可不是来兴师问罪,这是要借机敲打敲打了。
叶秋冷漠道:“爸不傻,他多半心里已经在嘀咕了,你躲远点吧。”
东城区一住宅。
叶母随口道:“说不定老小其实是把自己的念头推到老大身上当借口呢?”
原本在沉思的叶父:……???
机场的叶秋无缘无故一寒,他摇摇头,对叶修说:“你等会儿,我也要取票。”
叶修爽快:“好,那我先走了。”
叶秋一把抓住他:“我和你一起走,去看一下你对象。”
“还没成。”叶修提醒。
“我丝毫不怀疑之后就会成了,”叶秋说,“顺便我也躲一躲,正好有些事情要在h市处理,总觉得爸要大发雷霆了……”


-tbc-

评论(18)
热度(80)

© chongy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