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ngyang

忙疯了!!!头像自己画的,不要抱,天啊,为什么要抱这种辣眼涂鸦……
-
世界上有两种宝藏:捧哏的王杰希、一本正经的叶修(?)

须臾 13


邱非极快地看了王杰希一眼,王杰希便意识到可能是嘉世内部的事情了,但是没等他主动提出回避,邱非就移开目光,对叶秋说:“……训练营的电源铺线被什么东西咬坏了,大家问可不可以暂时借用战队的训练室。”
是嘉世的暑假训练营的孩子,看样子不是青训营的正式受训生,但是却和叶秋很熟悉。王杰希判断。种子选手,可能还是核心级种子选手。
“去去,你不要盯着孩子看,吓到人怎么办。”叶秋赶王杰希。邱非愣了愣,下意识地看了眼王杰希,但是被开玩笑的对方丝毫没有生气,只是挑起一边眉毛。
邱非又看了眼叶秋,叶秋搭着王杰希的肩膀,正压低了声音说话,两人似有争执,但是邱非看得浑身不得劲,总觉得自己推门进来之前两人正达成了什么小秘密。
最后叶秋得胜一般地眉飞色舞,微草队长摇头,接过零钱:“少抽点。”
“好好,”叶修从善如流,“芙蓉王,二十三块钱的就好。”
王杰希推门出去,叶秋正好也要和邱非去训练营看看,如果损坏严重,就要给夏令营的孩子们开放战队的备用设施了。
“下次遇到这些事,让训练营负责人和经理说就可以了,不需要来找我。”叶秋对邱非说,“或者你想顺便找我打指导赛?”
邱非精神起来,认真道:“如果可以的话,请前辈赐教!”
王杰希却注意到邱非不自然的停顿,正下意识地琢磨着,却看到邱非突然皱起了眉。
茶水间的刘皓和另一个人正在说话,见叶秋和王杰希相携走来,便问了声好。
叶秋应了声:“陈夜辉在神之领域的工作很不错啊,我上去摸了几次boss都给嘉王朝切走了。”
“哪里哪里。”那人露个笑,这笑在王杰希眼中可是有点古怪了,像是在笑,又避开视线,还对名叫邱非的那孩子不闻不问,这可不像是对待核心种子的态度。
陈夜辉心里却在想着,你否定我的职业生涯,我除了做后勤还能做什么,还不是拜你所赐。
叶秋和邱非已经走过了茶水间,继续说话,陈夜辉下意识竖起耳朵听,下一秒就气得内伤。
“邱非参加假期训练营也快满半年了吧,该转入全日制了。”叶秋想起来,提醒了邱非一句。
你连那小子转全日制都要关心,为什么连我的加训都不看一眼??
王杰希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陈夜辉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没等他调整好表情,微草的队长就离开了,没有再扫他一眼,连刘皓都没来得及与之打招呼。
“微草真强势啊……”陈夜辉悻悻地说。
“毕竟是冠军队,气焰正盛呢。”刘皓有些不满地说,“说是过来交流,训练室这几天都憋闷的,全部都在埋头练习,打比赛也不正眼看人。”
“我们的交流怎么那么难办。”陈夜辉附和,“霸图和虚空、蓝雨和烟雨就挺好的,互相有来有往地打几盘指导赛就好了。”
刘皓说:“哼,对微草来说不就挺好的。微草就等于霸图和蓝雨,我们才是在虚空和烟雨的位子上啊,我们这几年成绩差得不得了,不然微草怎么会找上我们,软柿子才令人放心呐。”
陈夜辉一惊:“不是因为王杰希和叶秋私交好吗?”
刘皓不屑说:“那又怎样?叶秋满脑子只想着训练、胜利、比赛,微草来邀请就答应,还高兴,别的东西他全都不管!”
没错,只要自己能得到足够的指导和重视就能提高,可是叶秋不管……不都是因为叶秋的错吗,他有什么脸来否定我。陈夜辉和刘皓在这一刻心灵相通、沆瀣一气、知己朋友。
王杰希站在茶水间门口听了一耳朵。
这种光明正大听墙角的事情真不像是堂堂正正的微草队长会干的事情,至少刘皓和陈夜辉都想不到。
王杰希心想,那个叫邱非的孩子,八成是不小心把这些话都听全了。

邱非心里的确纠结了一下。
他是参加假期训练营里少见的、并不是慕战队名气而来的人,他一开始来参加训练营的目的很简单:要变强、要做职业选手、加入嘉世。
他并不是被嘉世的名望所吸引,吸引了他的只是斗神叶秋,和被叶秋的风格所浸染的嘉世。
所以当他第一次撞见那些人背后闲话的时候,他站在门外听了很久,他还是个该读高一的年龄,无论是游戏里还是现实里他都还过于孱弱,他站在那里,那些人话里的叶秋不是他认识的模样,要冷漠自私得多。
他突然有一种冲动,去找叶秋,可是当他莽撞地推门而入,王杰希和叶秋齐齐转头看他,他冲到喉咙里的话又吞下去了,换成了另一个借口。
不仅仅是因为叶秋信任的问话、竞争对手的在场,更是因为,叶秋是一个只想着荣耀、取胜、战斗和比赛的人,叶秋如此专注而投入,拼尽全力,这正是邱非所推崇的特质——而如果邱非为这些闲言碎语上心,因这些闲言碎语去打扰叶秋,那么他和这些嚼舌根的人有什么区别?
甚至不如再加训两轮跳跃练习。
邱非相信叶秋,叶秋一直在,嘉世就不会倒,因为精神和灵魂不灭,诋毁也无法遮蔽光辉。叶秋会证明这一切。
他默默地对自己说。
叶秋亲临训练营,引得大家都浮动起来,正好设备不能使用,大家便躲躲闪闪地看过来,期待叶秋能点评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表现。
而邱非只关心一件事:“什么时候能修好?”他问负责人。
叶秋还真挽起袖子,打算就之前的每个人的训练报告说几句,而下一秒训练营负责人就打断了他:“完全被咬成一段一段的了,连闸门都被咬烂了,我马上叫工人来修。最近这边的流浪猫狗太多,你们这些小朋友,不要再随便在外面放猫食盆啊!这猫猫狗狗都要在这里做窝了!”
大家望天望地,就是不望负责人。
叶秋便说:“反正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吧,明天要是还修不好,就来战队这一层,借你们一天训练室。”他爽快地说,“陪你们打两场。”
“哦哦哦哦哦!!”
“拜托一定要修不好啊!”有人起哄。
连邱非都忍不住笑了,叶秋敲他的脑袋:“好了,你不是要和我打指导赛吗?”他打量了一下邱非的手,点出来,“又疲劳练习了吧,手指的灵敏度下降了,那么就不打高强度的比赛了,来搞点轻松的。”
“正好,我这里有个现成的玩伴。”他说。

王杰希吃了晚饭回来,天色已经沉下来,他手里拿着一包硬黄,一路上不厌其烦地回答了三次:“我不抽,叶秋的。”
微草下午的训练已经结束,虽然王杰希中途被叶家兄弟逮走、没检查最后一轮练习,但是大家自觉地存了训练细节,只等王杰希拷走。
微草队长看了一圈,没见到叶秋,只能摇摇头,回房去,把烟盒搁在桌上。刚开电脑,就被弹了一下。
“有没有兴趣来捉迷藏?”叶秋说。
“?”
“陪新人一晚上,明天陪你们微草一晚上。”叶秋。
“成交,在哪里?”王杰希打字。能探听新人信息又能换来陪练,横竖是好事,只是这条件听着诱人,像有陷阱。
“上游戏,佩里小镇见。”叶秋打字。
眼前的情景似曾相识,王杰希哭笑不得:“我们明明在一个大楼里,却要用qq说话。”
“开黑?那你过来。”叶秋打字。
王杰希默不作声地roll点,43。
叶秋跟进,29。
叶秋唉声叹气。
王杰希查看了一下背包,刚把仓库界面合上,门就被敲了一下,然后被推开了。
叶秋单手夹着手提,淡定问:“我坐哪儿?”


-tbc-

评论(12)
热度(61)

© chongy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