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ngyang

忙疯了!!!头像自己画的,不要抱,天啊,为什么要抱这种辣眼涂鸦……
-
世界上有两种宝藏:捧哏的王杰希、一本正经的叶修(?)

镜中相

*瞎摸个生贺
*王杰希生日快乐!!成年快乐!


叶修遇到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他的倒影没了。

他看着镜子,镜子里的那个人看着他,双方都很冷静。
叶修心里想:这他妈谁。
王杰希心里想:这他妈是谁。

每当叶修照镜子的时候,就会看到王杰希在另一边活动的身影。对方称自己并不是有意的,并表示每当自己照镜子的时候,就看到叶修出现在镜子里。
“这说明我们照镜子的频率和时间一致。”王杰希说。
“这证明我们的生活规律也大量重合。”叶修说。
两个人对面沉思起来。

在解决这种玄之又玄的问题之前,有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亟待商议。
镜子甚至一切倒影里都只能看到对方,那么就根本没有办法整理自己的仪容了!
叶修还好,王杰希整个人都很不好。
幸好他们每天早上起床对镜的时间是一致的,就算一方突然睡过头,另一方也会因为别的原因而推迟了照镜子的时间。
就像有什么冥冥中的力量,要让他们照镜子的时间无意地永远一致。
“领子皱了、胡茬没剃干净,你很久没有修鬓角了。”王杰希指点出叶修的仪容问题。
叶修照着指示整理领子,跟着对方手指的滑动剃胡茬,含糊不清地说:“我没有那么讲究,鬓角就算了吧。”
然后叶修便也端详着王杰希,“鼻尖有脏东西,左脸压出红印了、拿热水敷敷,昨晚趴在桌上睡的?”
“嗯。”王杰希回答,忙着用热毛巾擦脸。

如此互相检查仪容,勉强能代替镜子的功效,还能提点建议一二,简直像养了一面魔镜。

有时候王杰希走在街上,无意识地向店里的镜子扫了一眼,就会看到叶修也正好走过这里。
对方似乎没发现,王杰希就不说。结果过了一会儿,在另一家店的镜子里,对方凑过来:“你觉得这两件哪件好看?”
王杰希仔细地看了看对方身边的妹子:“墨绿色的好看。”
叶修转头就对妹子说:“墨绿色的好看。”
妹子笑逐颜开:“我也觉得这件比较好看!……你的审美好像不太一样了,我以为你会说都好看。”
叶修:“都好看都好看,墨绿色的比较好看。”
苏沐橙大悦。

世界上城市里街道上,乃至家中,能反射倒影的东西如此之多,水洼、镜子、窗上的玻璃,总会倒映出一个人的影子。
这种感觉对于王杰希和叶修来说,简直就像是身边有了一个二十四小时同行者。

他们发现彼此的生活轨迹莫名高度重合,如果一方在逛街,另一方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也在街上,如果一方突发奇想、半夜进厨房煮夜宵,另一方也会“恰好”由于别的原因进了厨房,互相因为窗玻璃上的倒影吓了自己一跳。
就像有什么冥冥中的力量,不仅让他们照镜子的时间无意识地永远一致,甚至让他们的生活行动永远一致,仿佛生活在不同平行空间的同一个人。

于是秉持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精神,王杰希对着镜子说:“我们难道其实是同一个人?”
叶修:“呵呵,你认真的吗?”
王杰希看了看对面懒懒散散的叶修。
叶修看了看对面一脸严肃的王杰希。
不,不可能,这个家伙怎么会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我,这已经不是基因变异能解释的问题了。

互为镜中相的两个人,生活轨迹高度重合。
导致了又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叶修给自己的浴室装了一个浴帘,专门挡镜子的。
魏琛:这是什么操作,防止自恋吗?
过了一个星期,叶修洗完澡,窸窸窣窣地穿衣服的时候,对面也在窸窸窣窣地穿衣服。
王杰希的声音传了过来:“……浴帘能不用半透明的吗?”
叶修很实际:“这种比较便宜啊。”
王杰希:“……”
说归说,两个人还是尽力地不给对方添麻烦,毕竟互为镜相这种事情已经够麻烦了。叶修下单了新浴帘。
是青青草地图案的。

王杰希之所以不给自己的浴室镜子装浴帘,是因为镜子就钉在浴缸的墙上,没法装。
谁知道方士谦当初是怎么想的。
让方士谦决定宿舍装潢就是个错误。林杰有话讲。

两个人互为镜中相,但是在别人看来,镜子的倒影似乎毫无问题。
王杰希理智地怀疑过自己是不是疯了,但是看镜中对方的言谈,又觉得自己没办法疯出这么活生生的一个第二人格。
叶修似乎对此并没有过多的困扰,不过也是,叶修是非常专注的人,敬鬼神而远之,只要不干扰自己,什么镜子里换个人那都不算事儿。
王杰希评价:“心大过头了。”
叶修:“谢谢谢谢。”
此时正值王杰希生日,叶修眼瞅着一个小子捧着蛋糕,蹑手蹑脚地走到王杰希身后,突然一踮脚就往对方脑袋上扣。
叶修猛地低头一躲,一盘瓜子从他脑袋上飞过去,砸在倒映着人影的窗玻璃上,哗啦啦撒了一地。
滑了一跤的莫凡:“………”没有打中还有点遗憾。
王杰希瞅着瓜子飞来,下意识侧头一躲,蛋糕从他脸颊边抛了过去,砸在自拍的手机屏幕上。
试图砸蛋糕却被躲过去的刘小别:为什么为什么这都能躲?!队长背后是长了眼睛吗??
刘小别在王杰希的注目中失去了勇气。

共享人生轨迹还是很有用的。


整整一年多的时间,强制把两个人变成最亲密的人。叶修还曾经对王杰希开玩笑,以后谈了女朋友,千万给屋子里所有能倒影的东西都蒙黑布,我可不想看恋爱片。
王杰希说我不会。
也不说是不会蒙黑布躲躲藏藏,还是不会谈女朋友。

两个人都是职业选手,但是既然彼此的世界中没有对方,对方只存在于独属自己一人的镜中世界,那么便成为了互相的最佳顾问。
知根知底也不怕,反正对方活在异次元!
叶修在电脑旁边放了一面小镜子。
王杰希也放了一面。
因为如果王杰希不放镜子的话,他一转头就会在 隔壁电脑屏幕的倒影/窗玻璃的倒影/杯子底部水的倒影 里看到对方。
冥冥的力量铁了心要让他们共享彼此的倒影人生。
比起这些惊悚的出场方式,不如放上镜子好了!

王杰希过了一个生日、两个生日,每一天都有另一个人,在身边、在无比相似的另一个世界,过着同样的生活。
最亲密又最遥远的陪伴,能够镜中指尖相贴、却感觉不到手指的温度,能够互相低语说话、却感受不到对方的呼吸。

直到有一天,王杰希照镜子。
镜子里空空如也。
王杰希看着这镜子十分钟,什么也没出现,自己的倒影没出现,叶修也没出现,空空荡荡,比心里还空。
他洗漱、擦脸、用热毛巾敷脸颊,仔仔细细地剃了胡茬,没有人提点描述了,只能按着感觉尽量收拾自己。
高英杰悄悄对刘小别说:“今天的队长,鼻尖上有块脏东西……”
微草队长目不斜视,丝毫意识不到仪容上的问题,没有办法,他的倒影丢了、他的镜相也丢了。
刘小别悄悄说:“可能是失恋了。”

方锐和魏琛咬耳朵:“最近老叶怎么突然不修边幅了……”
魏琛悄悄回答:“我猜是失恋了。”
方锐:“啊?”
魏琛给方锐分析:“以前啊,叶修洗漱要搞个半小时,仔仔细细地,从鬓角到衣领,龟毛。现在他洗漱扒拉一下就走了,连镜子都不看一眼,你说他是不是受打击了。”
“当然是因为失恋了,就不需要再孔雀开屏了呗!落难孔雀不如鸡啊!”

叶修往脸上泼了一把水,往镜子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空的,仿佛过去的一切都不存在。
他的倒影没有回来,丢了,就像是丢在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独属自己一人的镜中世界。
现在那个世界也丢了。
他伸出手,指尖触摸镜面,冷的,硬的,与人体截然不同。王杰希的手该是温暖的、能够相握的。
这奇异的两年到底是什么事儿?是自己的癔病吗?叶修理智地判断,不可能。
王杰希是存在的。
问题是,在哪儿呢?

王杰希触摸镜面,若有所思。
叶修还能看见他吗?
王杰希不知道。他已经看不见叶修了,镜子里、水洼的反光里、橱窗的玻璃上,到处都是空的。
王杰希在桌上放了一面镜子。
叶修能看见吗?如果看不见,他会难过吗?想象一个一直笑着的人的难过,似乎很难,但是毕竟是最熟悉最亲近的人。
王杰希触摸镜子,指尖贴着金属,呼吸抚着镜面。

叶修亲了镜子一下。
王杰希亲了镜子一下。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叶修坐在床上思考了两秒,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
他洗漱、对着镜子刮胡茬,打理好才下楼。
练级、抢boss,游戏打得欢。网吧里熙熙攘攘,苏沐橙在嘉世宿舍里发来消息,叶修一边组了队,一边无奈地听着黄少天在耳边唧唧呱呱。只有一个能用的剑客,忍了。
车前子冲上来的时候,他诧异了一下,一招架,却是更加诧异了。

“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叶秋。”王杰希说。
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一怔,总觉得这个名字并不顺口,应该是更亲近的一个名字。

叶修笑笑:“说出来吓死你,没准是王杰希也说不定。”
他没有把话说满,却已经很有把握了。因为对方是如此令人熟悉、亲切。

就像久别重逢。


end

评论(24)
热度(308)

© chongy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