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ngyang

忙疯了!!!头像自己画的,不要抱,天啊,为什么要抱这种辣眼涂鸦……
-
世界上有两种宝藏:捧哏的王杰希、一本正经的叶修(?)

须臾 01

*还有半小时,叶修生日快乐呀

*日更几天再说

-

      喻文州笑了笑说:“叶秋前辈,这样不好吧。”
      叶秋坦然道:“打牌不就是看记性吗?”
      喻文州:“但是不能先偷看然后记下我的牌吧。”
      叶秋拍桌道:“谁看了?都有谁看了啊?坦白从宽。”
      王杰希:“我。”
      连喻文州都露出了被噎住的表情,叶秋呆了呆,回过神赶忙大力鼓掌:“看看,看看,这才是诚实的好同志,张新杰同志不要扭头,我知道你看了。”
      张新杰皱了皱眉说:“没有。”叶秋吐槽:“装得跟真的一样,如果不是王杰希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在偷窥,我都要被你骗过去了。”
      张新杰:“……我没有偷窥,我只是扫了一眼。”
      肖时钦努力将自己的存在感减到最小。
      王杰希笑了笑,说:“他撒谎。”
      坐在他身边的叶秋把这声嘀咕听去了,当即大声说:“你撒谎。”
      王杰希说:“我看见张新杰盯着喻文州的牌看了至少五秒,肯定把下一轮喻文州要出同花顺都算出来了。”
      喻文州:“对,我是打算出同花顺,这把不玩了吧我们洗牌行吗。”
      肖时钦说:“我们为什么要在吃火锅的时候打牌……”
      大家一起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若无其事地给每个人续茶,顺便把自己的扑克牌收了回来。
      叶秋嚷嚷:“好嘞好嘞,汤开了,那个小事情你把肉递一下——黄少天的电话啊?”他对喻文州说,对方正把手机放在桌面上,屏幕亮着显示通话中。
      喻文州笑笑说是啊,随手把免提按开了,黄少天的惨叫在饭桌上回荡:“队长你怎么能够抛下我们去吃火锅,你知不知道微草那群人疯了,有个小子和我们家小鬼扭打成一团难舍难分啊队长卧槽怎么真扭上了!郑轩!郑轩!把那个刘小别扔出去!卧了个大槽王杰希不在他们翻天了,看本剑圣一挑三!!”
      肖时钦侧目。
      叶秋适时地插话了:“少天,打群架呢?”
      那边的声音突然断了一会儿,再出现的时候背景音已经安静下来,看起来黄少天已经脱离战场了:“老叶?你怎么在?哦我知道了,是你约的火锅啊我去你怎么不叫我,他们在ktv里闹疯了我的麦都没有了,反了反了气死我了——”
      喻文州按掉免提,友善地笑了笑说:“让少天安静一会儿。”
      叶秋:“好的好的,张新杰你怎么还在调酱料,老韩到底来不来啊给个准话。”
      张新杰一边说韩文清有事不来了,一边舀了二分之一勺麻油,拌进酱料里。王杰希接过麻油,若无其事地给自己舀一勺,然后加蒜泥、叉烧酱,再一把葱花。
      喻文州客观地评价:“看起来挺甜口的。”
      叶秋:“这是什么魔法配方。”
      张新杰:“麻油放二分之一勺能够保证香味和浓度适中,放一勺就比较腻了。”
      肖时钦:“呃,大家为什么看着我。”
      叶秋用勺子敲茶杯:“小事情,你不懂,观察王杰希每次又调出什么火锅酱料是固定娱乐节目。”
      王杰希:“我把金针菇下锅了。”
      叶秋忙拦着他,把肉先下了。王杰希看着叶秋微微探身往锅里拨肉片,顺手把空盘子接过来,摞到一边。
      汤锅里的蒸气咕噜咕噜地冒,叶秋额头上见了汗,哭笑不得地抹了一把。王杰希给叶秋递了方巾,叶秋道了声谢,说你还带手帕啊老王,可真是贤惠了。
      汤锅咕噜咕噜响,王杰希和叶秋坐在一角,对面肖时钦说了什么,喻文州没听清,往对面坐了坐。
      王杰希说:“不是手帕,是方巾。”
      叶秋:“这俩有什么区别吗?”
      王杰希沉思片刻:“手帕是用的,方巾是放在口袋里看的。”
      叶秋无语了:“那你还给我用呢,算了算了,我给你洗洗,之后还你。”
      王杰希说:“不用还也可以。”
      叶秋:“……嫌弃啊?行行行,今年给你的生日礼物就送方巾了,给买陈家的。”
      王杰希从善如流:“我喜欢纹饰印花的那个。”
      “你还真喜欢绿色啊?”叶秋吐槽,“我已经想象出你一身墨绿色西装,深绿色衬衫,口袋里露出一角墨绿色方巾的样子了,令人惊悚。”
      “……这么一想,好像这么着还有点骚。”叶秋沉思。
      王杰希说:“不是嫌弃。”
      叶秋没听清,嗯了一声。
      王杰希解释:“因为是你,所以这块方巾给了你也没关系。”
      叶秋这会儿听清了,笑了一声:“你这句式怎么像个言情剧男主,怎么,要包养啊?”
      王杰希从善如流:“好。”
      叶秋也从善如流:“我要芙蓉王。”
      王杰希:“好,出去给你买。”
      叶秋思考了一下,不对味了,这空气突然尴尬。

      王杰希:“我开玩笑的。”


       这一轮火锅吃下来有滋有味,点的菌菇汤底,主要是为了方便喻文州这位南粤人士(喻文州:“粤菜真的不清淡,我真的能吃辣。”)。肖时钦还给自己弄了点辣酱,吃得额头冒汗。
      喻文州最后终于接了黄少天的电话,对叶秋说他之后得去一趟ktv那边。
      叶秋:“接孩子?”
      喻文州:“接孩子。”
      叶秋转向王杰希说:“大眼,你一起过去?”王杰希摇了摇头,ktv离微草的酒店很近,没必要。
      肖时钦想换一副眼镜,张新杰给他细细分析了眼镜街上的每一家店,直到吃完了都没分析完。天色还早,离张新杰睡觉时间还早,两个人准备顺路去一趟眼镜街。
      叶秋一个人走,转头看见王杰希不做声地跟了上来:“你们酒店不在这个方向吧?买东西?”
      王杰希嗯了一声:“买东西,正好顺路。”
      两个人闲聊了一路,一直快要走到嘉世的酒店门口,王杰希突然在便利店门口停下来,对叶秋说稍等。
      叶秋眼瞅着他要往烟草专柜走,手疾眼快地拉住他:“我说你不是要买烟吧?”
      王杰希说:“是啊。”
      叶秋:“大眼啊,不是我自恋,但是我记得你不抽烟,所以你这是真要给我买?”
      王杰希说是啊。
      叶秋:“……”
      叶秋痛苦地摁住太阳穴:“王杰希我跟你讲,我刚刚真的是开玩笑的啊?”
      王杰希嗯了一声,居然笑了一下:“我也是开玩笑的。”
      叶秋眼看着王杰希拿了一瓶冰矿泉水,结账,然后——拿了一包芙蓉王蔚蓝。
      他把盒子抛给叶秋:“请你的。”
      这份上儿还能说什么呢,叶秋耸耸肩,爽快地抽出一根来点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一包芙蓉王一条手帕换一条陈家的方巾?”
      “合算买卖。”王杰希回答,仰头灌了自己一口冰水。刚从柜里拿出来的矿泉水冷得冒白气,咕咚一口,一个寒颤,整个人都清醒了,连带着刚刚的一丝火热的情绪都消散了。夏天真不该吃火锅。


      -tbc-

     还有两更


评论(3)
热度(99)

© chongy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