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ngyang

忙疯了!!!头像自己画的,不要抱,天啊,为什么要抱这种辣眼涂鸦……
-
世界上有两种宝藏:捧哏的王杰希、一本正经的叶修(?)

须臾 02

王杰希握着矿泉水,看着叶秋穿过马路去,周围没什么人,对方孤伶伶地插着兜,慢慢走到酒店门口。有人在大堂里站了起来,王杰希眯了眯眼,认出是嘉世的老板。有传闻说嘉世的老板不太习惯出现在镜头前,但是嘉世却是一支很习惯面对镜头的队伍。
嘉世的老板和叶秋说了什么,露出来不快的神色,叶秋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谈笑了几句,另一个人就摇摇头走了。叶秋站在酒店门口一个人抽烟去了,更加显出点孤零零来,嘉世的队长好像总是孤零零一个人。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两眼,在叶秋发现之前离开了。路上收到李亦辉的短信,说大家在回酒店的路上了,正在顺便买水果,问王杰希想吃什么。王杰希回复不要荔枝,太上火。李亦辉说柳非小姑娘可委屈了,对着荔枝千里相送呢。王杰希看着这条短信想了想,回复:“可以买,别吃太多就好。”那边没有再回复,可能是挑荔枝去了。
王杰希一路散步回到酒店,邓复升正敞着门带着周烨柏和柳非玩桌游,看见他就站起来给他递了一袋杨梅。
“谢谢,不是荔枝?”王杰希问。
“想了一下这几天的确挺容易上火的,柳非就买了杨梅,我记得你也喜欢吃。”邓复升回答,“方士谦不见了。”
“跑不远。”王杰希答,往对门看了一眼,周烨柏正在研究规则书,神色还算轻松。
“没喝酒,没闹得太过分,都放松了不少了,明天赛前训练的状态不会乱,不过柳非还是有点紧张。”邓复升说。毕竟刚出道就跟着队伍进了决赛,心态还需要打磨。
王杰希点点头,问:“我听说刘小别和别人打起来了?”
邓复升:“……呃,没有!就是抢麦抢得比较激烈。”
王杰希在心里给黄少天的可信程度又画了一个叉,对着邓复升点点头,回自己房间去了。
他把那一袋杨梅放到桌子上,邓复升估计还要在周烨柏那里待一会儿,王杰希就先把杨梅洗了,咬一口,酸得很。
王杰希对着一大盘杨梅发了一会儿呆,深深地怀疑了一下自己队员的眼光,摸出手机给叶秋发了一条qq消息:“杨梅买多了。”
叶秋没有回复,可能还在酒店门口抽烟。叶秋没有手机,熟人都知道,只是没人知道叶秋为什么不用手机。
也许苏沐橙知道。
王杰希想起叶秋一个人在酒店门口抽烟的背影,思考了一下,给这一大盘杨梅拍了个照,发过去。
叶秋回复了:“这杨梅一看就没熟啊!”
王杰希面不改色:“挺甜的,之后给大家分一分。”
叶秋:“大眼,对蓝雨下毒要趁早”
王杰希乐了一下,真开始想要不要给蓝雨也带一点杨梅了。
酸死黄少天算了。

叶秋一边打字,一边对苏沐橙说:“荔枝别吃多了,又长痘了。”
苏沐橙坐在叶秋的床上,摇晃着腿,左顾右盼地换了话题:“明天我们坐在哪里看比赛?”
叶秋说:“vip席,哪里都一样。”
苏沐橙说:“我和你坐一起。”
叶秋摇头:“别,你太显眼了,人一看就知道我是谁了。”
苏沐橙剥着荔枝说:“可能吧,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坐在一起看比赛呢?”
叶秋说:“退役一年后吧。”
苏沐橙没问叶秋为什么在隐藏自己这件事上面那么谨小慎微。陶轩逼得越来越紧,叶秋就把自己藏得越来越深,苏沐橙说不上话,大概在两方看来,她还是那个被三个男人护着的女孩儿——大概吧,苏沐橙已经不知道陶轩还会不会这样看了,陶轩的目光越来越锁在叶秋身上,或者说一叶之秋上面,已经很久没有留意她了。
她剥了几个荔枝,分给叶秋几个,问:“是王杰希?”她向电脑点点下巴。
“嗯。”叶秋回答,“说要给大家送杨梅来了。”
“挺好的呀。”
“好个头,他张口就把没熟的杨梅夸得蜜里甜。”叶秋答,噼里啪啦地打字。
“挺好的呀。”苏沐橙摇头晃脑地说,也不知道在评价什么。
这一茬子叶秋就想起来那件方巾,顺口问苏沐橙借洗涤剂。苏沐橙看了这条方巾一眼,说针脚绣得很密,好像是手工做的,小心洗脱线了。
“看出来了,是王杰希的,我洗一洗给他送回去。”叶秋说,下意识地联想起在便利店前王杰希那句话。王杰希这人气质有那么一点冷,其实笑起来还挺有点暖的感觉,像个年轻人了。
长吁短叹的叶秋压根没有自己不过虚长对方一岁的自觉。对面王杰希打字说比赛之后给带杨梅,问在哪里接应。
叶秋:“发礼金还是发红包啊”。
王杰希:“发礼金,微草会赢”。

事实证明flag立早了,第六赛季决赛,蓝雨vs微草,蓝雨胜。
王杰希的提前崩盘直接引发全队的崩盘,二进决赛的上赛季冠军再一次暴露出自己的短板,只是没有哪一次比这一次暴露得更加触目惊心,一瞬间让所有观战的战队都蠢蠢欲动。
叶秋已经证明过魔术师并不是无解的,这一次黄少天又再次证明了这一点,并且鲜血淋漓地把微草的伤口翻出来给大家看,失去了魔术师的微草不再是铁板。新科冠军蓝雨的强势崛起获得了更多的目光,和新的评估,只待它像微草一样露出破绽,就会有战队一拥而上。
支持的战队受挫,小陈心情不好,连安慰女朋友的心都没了,跑出来抽根烟,一抬头就看到有人已经站在风口,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火机。对方看到他,问:“借火?”
小陈含含糊糊地唔嗯了一下,对方就老练地给他点了个火,没给自己点,把烟夹在手指间,发呆。小陈看了一眼,芙蓉王,也是个老烟枪了。他将心比心,心想这当口跑出来一个人抽烟,该不会也是个微草粉,也这么问出来。
对方露出一个奇怪的笑:“是啊,从第三赛季就粉了。”
小陈顿生同病相怜之情:“唉,微草这次是倒霉了,就那么几秒的错位都给黄少天抓住了机会,要不是被抓着打,王不留行就能掩护其他人转移了……”
“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一世。”那人说,“不算倒霉,黄少天蹲了整场比赛,就为了蹲这一秒,要是还抓不住机会那还叫什么机会主义者啊。”
小陈一惊,顾不得注意那人异样的态度:“这也能蹲?黄少天又没有预知能力,怎么知道微草一定有这个破绽?”
那人把玩着烟卷,闻言笑笑说:“不是微草一定有破绽,而是王杰希一定有破绽。要想打败微草,就要先打垮王杰希,大家都知道啊。”
对啊,大家都看出来了,即使是粉丝也心知肚明,微草对于王杰希的依赖有些重了,可是,可是那样的话,只要王杰希保护好自己、保护好王不留行,不就没有破绽了吗……
小陈心里乱成一团,一会儿想起去年微草夺冠时的辉煌和狂欢,一会儿想起全明星上王不留行飞翔的背影,他抢了一等票,王不留行的影像离他那么近,强大、有力、永远全速飞行的微草队长。没有留意到那个人已经离开不见。
叶秋站在场馆小门边,刚给自己点了个火,就看到王杰希从选手通道里钻出来。
“这时候不留在休息室安慰一下那些小年轻吗?”叶秋说。
王杰希愣了一下,才看到叶秋站在门边:“……开过短会了,让他们自己待一会儿,我出来买点东西。”
“买饮料?让助理买啊。”
王杰希心知叶秋这是不打算松口了,叹了口气:“杨梅没带,晚上给你。”
“谁要杨梅了啊。”叶秋说,摸索着口袋,“给你,红包冲冲丧气,你丧得印堂都发黑了。”
有吗?王杰希想,有些干涩地拉了拉嘴角。
叶秋掏出个小红布包,王杰希解开一看,正是自己那条方巾。
“洗干净了,还你。”叶秋说。
王杰希拎着那条红布问:“这是什么?”
叶秋:“走得着急,在路边买了一条红领巾……你什么表情,你怎么能嫌弃烈士的鲜血!”
王杰希抖了抖那条红领巾问:“这是红包还是礼金?”
叶秋:“你赢了就是礼金,输了就是红包。”
这话真是直白得没法接,然而王杰希是谁,没有魔术师接不了的姿势。
“我赢了的话,你是不是就不还方巾了?”
叶秋愣了一下,抬眼对上王杰希的目光。这话比吃火锅时还有点过分了,几乎有点直言的意味:我就是要送给你,即使你不收。
王杰希说:“没事。我准备回去了,下个赛季见。”
叶秋问:“不是买东西吗?”
王杰希说:“我只是出来透个气。”
叶秋拍了拍他的手臂,很平常的一个举动,就像男孩子打篮球发球前互相击拳:“方巾缝得挺好看的。”
王杰希说:“不是我缝的。”
叶秋毫不意外:“哪里做的?”
王杰希:“家母。”
叶秋:……
叶秋:啊?
王杰希镇定地道了别,回选手通道去了。
叶秋动了动手指,觉得抓过方巾的手有种灼烧感。他心想王杰希这人真是很不按常理出牌,母亲缝制的方巾转手就送人……
他心里一动。
“……总感觉好像给自己招了个大麻烦。”他自言自语。
“叶队?”刘皓问。
叶秋摆了摆手,往小门走去:“大家讨论完了?”
刘皓让了让,低声说是,眼观鼻鼻观心地跟了上去。


-tbc-

*叶修第九赛季露面之后,荣耀玩家论坛的常驻热门帖子:《那些年我们在门口遇到过却没认出来的叶神》
*还有一两更

评论(3)
热度(67)

© chongy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