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ngyang

忙疯了!!!头像自己画的,不要抱,天啊,为什么要抱这种辣眼涂鸦……
-
世界上有两种宝藏:捧哏的王杰希、一本正经的叶修(?)

须臾 09

*踩点更,回来看到好多天使!涌抱天使.jpg
-

说着下飞机就给语音,实际上,叶修一出机场就被叶秋拽进车里,动作之粗鲁,仿佛被绑票。
“换车了?”叶修问,拍拍车门,“皇冠3.0啊,太低调了吧。”
“这年头做人不低调不行啊。”叶秋老气横秋地说。
“唬谁呢?刚刚载外公回来吧。”叶修说。
叶秋投降:“他老人家要去天桥看戏。”正好是个红灯,叶秋回过头来,露出狐疑模样:“说起来,我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被你下套了。”
“怎么会,”叶修正色,“我这么正直的人不多了。”
叶秋:“我果然又被下套了吧!你就是想拿我去爸面前当急先锋!!”
叶修无奈道:“我倒没想到爸反应那么大,我那边还有事呢。”
叶秋放开制动:“管你芝麻西瓜事,你先把爸应付过去吧,我才毕业两年,大好前途,不想死在自家人手上……”他碎碎念,白瞎了一身价值过亿的精英气息。
叶修笑。
双胞胎总是越长越不像,可是叶秋和叶修明明早就分开,各自度过了青春期,各自长大成人,却偏偏依然长得很像。仿佛被迫分开得太早,才刚生出叛逆的个体意识、还没开始互相对抗,就已经天各一方,于是便依然保留着半身模样。
“我觉得,你该回家了。”叶秋说。
叶修不为所动:“你年年都这么说。”
“其实爸一直有留意你的比赛,这么多年了,电竞都批准成为体育项目了,近几年你们联盟的形象也很正面,他的态度早就软化了,你行行好,服个软,不好吗?”叶秋说。
叶修:“当然不好啊,我正当打呢你就强行劝退啊。”
叶秋例行劝说无果,干脆地换了话题:“不过电竞发展的势头真的挺好,我认识的人中就有好几个人想注资战队,说不定你们就是下一个富二代的资本风口了。”
“对于一个竞技联盟来说,商业化的步子走得那么快,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好事。”叶修说。“没钱,比赛照打,只是打不打得下去的问题,有钱,问题就复杂多了。”
“你深有感触啊。”叶秋平静地说。“也对,你不接受商业化,是迟早要被这联盟抛弃的,不如现在就回家,保证问题马上简单化。”
叶修斜眼:“你这话真是相当有资本家的冷酷无情风范啊。”
叶秋:“……我该说谢谢?”
叶修说:“你之前难道以为我仅仅是顾忌家里才不出面吗?”
叶秋:“难道不是?”
叶修说:“三分之一的原因吧。”
叶秋感到奇怪:“还有别的原因吗?”
叶修:“你傻啊!大学里一门心思搞投资了吧,高等教育这种质量真是可悲啊!”
叶秋没有被激怒,狐疑地问:“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叶修说:“和圈子里的资本牵扯得越深,就越难脱身,这应该是常识吧。”
叶秋心思电转:“——你的意思是……”他扭过头来,认真地问:“你打算打到什么时候?”
“到打不动为止。”叶修答。
“那么剩下三分之一的原因呢?”叶秋问。
“剩下三分之一……”叶修说,“因为我赌气啊!”
叶秋:哈?
叶秋终于反应过来:“你刚刚不会又在绕我圈子吧。”
叶修道:“这倒真没有。”
所热爱的、所面对的、所必然要去往的,太撕裂了,对于一个刚成年的人来说,太痛了。
车窗外车水马龙,有霓虹流光溢彩,点亮整个傍晚的天空,个人在这光彩面前实在太渺小。
叶修想主席说的不错,他承认自己拒绝出面给联盟带来的损失。如果只是单纯不想露脸的话,有很多替代方法可以辅助宣传,可是当年的叶修强硬地拒绝了一切请求——可是回想起来,他也不会对过去的、如此决定的自己,说出任何谴责或悔言。
谴责和后悔,都过于自恃时间的优势、和“成年人”的自傲了。
航班延误赶上晚高峰,辗转回到家,又有一点小雨,天色有点暗,门口便亮着灯。
叶秋掏钥匙开门,叶修打量着新的花草,问:“你猜几天后我会被赶出来?”
叶秋:“管不住嘴的话,就是现在。”
话音刚落,门开了,叶修呼吸慢了一下。迎面蹦起一个活物。
“小点,猫才挠门,你不准挠。”叶秋苦口婆心地劝。
“你这是歧视狗啊。”叶修反驳。小点呼噜呼噜地发出声音,舔叶修的手。
“别舔,吃饭呢,去,去去。”叶修说,熟练地从门口神龛的供品里摸出两花生米,往外一丢。
叶父在内厅里怒道:“不准给狗喂零食!!”
叶修提高嗓门:“诶!没有没有!”
叶父大怒:“撒谎!我听见狗满地跑了!”
叶秋捅了叶修一下,让他少说点。
保姆的脚步声穿过大厅,听着像是去招呼叶父吃饭了。叶父还在忿忿道:“吃了零食就不吃饭了,无论是狗还是人都一样。”
叶秋说走吧。
叶修便跟着他,穿过门关,去见那多年不谋面的、本应最亲密的家人了。


年轻人精力充沛,柳非和苏沐橙晚上想出去逛街,还拉上了袁柏清,刘小别本想留在自己房间加训,也被强行拉走。
临出门前,柳非问王杰希要不要一起去,王杰希说不,她便顺口问要不要帮带水果。王杰希哭笑不得地说不用了,又想起这正是邓复升的习惯,因为邓复升这个习惯,方士谦才慢慢改掉了不吃水果的毛病。
只不过以后,没人再坚持不懈地给方士谦买水果了,也没人坚持不懈地给方士谦顺毛了,那些毛病不知道会不会全部反弹。不过这都和现在的微草没关系了。
希望袁柏清向方士谦学习的时候不要学了这些毛病,比如向第一战法叫嚣之类的。
王杰希一边想一边往楼上走。从窗口望出去,正是闹市景象、繁华光景,令人微笑,明明已经来过很多次,这一次王杰希却也想下去逛逛。
追忆往昔这种事,王杰希自认还没到这个年龄,但许是过早地担起了队长,四期往下似乎没有谁把他当同辈看。
这不讲道理。王杰希严肃地想,回房间看资料去了。
嘉世队长说下飞机之后给他语音,但是一去就了无音讯。王杰希也不着急,拿了训练数据慢悠悠地看,一边看一边简单地调整了明日安排。正当他看着今天的股市收盘,qq上突然被人弹了一下。
王杰希qq上设置隐身可见的对象屈指可数,这个时间突然弹动,只有叶秋了。
王杰希回了声在,接了请求,戴上耳机,另一边就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还醒着啊,我以为你准备睡觉了。”
王杰希瞥了一眼时间,说:“十点而已。”
叶秋笑了一声,说我以为你会早早躺在床上,一到点就熄灯。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但是依然很轻松,不知道是在什么环境下,把声音压得很低,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王杰希下意识地摩挲了一下耳机。


-tbc-

评论(15)
热度(85)

© chongyang | Powered by LOFTER